七八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棋门术士 > 第三十三章 楚千户、魏公子

第三十三章 楚千户、魏公子(1 / 2)

楚仟循闻言故作大惊之状,问道:“当真如此厉害?”

“嗯!”吕卿点头答应了一声,旋即转身就走。

鸡霸天这次跟在他的后面,走的不紧不慢,眼看二人的背影就要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,那女子却突然上前,拉了拉楚仟循的衣袖,说道:“哥,绝不能放他们两个离开。”

她是楚国千户在外面乱搞出来的女儿,因此在家中极没有地位,仆从们表面上恭敬她,却在暗地里偷偷的管她叫“奴隶少女”,唯有她这个哥哥仟循,对她还算照顾。可是那些仆从却又在暗地里说:“她是奴隶贱性,勾搭兄长,可能与公子仟循有染。”

因此,虽然都很看不上她,却也都不敢太得罪她。

少女一小便饱受世人的冷眼与非议,父母不爱,兄长不疼,虽生在富贵之家,却没有什么尊严可言。因此,才养成了她残暴的性格。她曾无数次的在心底发誓,这个世界所赐予她的,无论是好还是坏,她都要加倍的奉还给这个世界。

只可惜,少女的眼里,又怎么能见得了别人的好?她又怎会记的别人的好?可是,别人只要有一丝丝,一点点的忤逆她的话,她却要在心里记一辈子,时时刻刻的想着报复回来。这也是那些仆从们,不敢轻易招惹她的原因之一。

此刻她见吕卿与鸡霸天远去,虽说那二人也没有得罪她,可她就是觉得十分的不爽。

刚刚,吕卿的姿态明明已经很谦卑了,可在她看来,却还是那样的潇洒自如,仿佛没有丝毫委屈一般。或者在她看来,楚人对他们的侮辱和歧视还不够,整的还不够狠。

她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,一时间竟有些羡慕他们自由自在,仿佛是天地之大,想去哪里就去哪里,而她却身处在囚笼之中。

不行、不行……

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样自由的人呢?这是千雪绝不能容忍的事情,她对哥哥仟循说道:“那蛟蟒炼化星辰想来也不会太久,我们一看见大星升起,就立刻赶了过来,此时将那蛟蟒抓住,说不准还可以斩断它与那颗大星之间的联系,从而为我们所得。”

楚仟循笑道:“妹妹说的果然在理,只是这和他们两个有什么关系?”

楚千雪道:“哥哥以为他们两个,不会将蛟蟒得到星辰的事情告诉别人吗?”

楚仟循淡然一笑,轻蔑的扫视着四方,说道:“知道了又如何?我楚仟循何惧!”

楚千雪摇了摇头,在楚仟循的耳畔嘀咕道:“哥哥莫不是忘了,此次的齐国之行,还有我大楚国的另一位天之骄子……”

楚仟循脸色顿时一僵,说道:“你是指王子殿下吗?不,不可能的,王子殿下生来就是三星之主,又岂会在乎这区区一星,他是不会和我抢的,他所在意的是人才,他想要在齐国搜罗出一大堆的可用之才,只是这次我们所见之人,没有一个是可造之材。都说齐国多术士,秦国多剑士,齐国的术士倒是见得多了,不过却都是欺世盗名之辈,人才没见到,倒是见到了一大群‘人残’,哼……”

说到此处,他又不由得想起了吕卿,撇了撇嘴,冷声道:“还真是‘人残’呢!只是不知道便宜了哪家的王八羔子……”

“哥哥,”楚千雪道:“我说的不是王子殿下。”

楚仟循问道:“那还有谁?”

楚千雪道:“哥哥莫不是忘了风家儿郎?”

不用楚千雪在说下去,楚仟循便已攥紧了拳头,重重的虚击了一下,说道:“我怎么把风灵玉那厮给忘了?他可是我的劲敌,绝不能让他将这便宜捡了去。”

“所以啊……”楚千雪趁机又在楚仟循的耳边“吹风”,说道:“绝不能放他们两个离开。”

此时吕卿与鸡霸天已经行了很远,在他们的视线中,已变得如米粒般大小,只是还没有走出那个大坑,但也到了盆地的边缘。

鸡霸天一边走着,嘴里一边嘟囔着,对于吕卿今日的表现,十分的不满,满口牢骚道:“你呀你……我怎么说你呢?我们怕他们干啥?凭我们两个现在的装备,嗯?凭我们两个现在的实力,嗯?难道还有必要看他们的脸色吗?”

吕卿先是不以为意,最后实在听的不耐烦了,连耳朵都快要磨出了茧子,才答道:“你忘了他们有照妖镜,照到你的话就完了!”

“哦!对对对……”

鸡霸天拍了拍脑袋,随后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儿,就又问道:“不对啊!我看那小子当时是用照妖镜照我来着,不过我那时也没觉得咋样啊?难道是我身上的法器替我挡住了攻击?”

吕卿自不想鸡霸天回去惹是生非,故而才不会告诉他真相,故作高深的冷笑道:“不知道了吧?”

鸡霸天憨憨的看着,等待吕卿接着说下去。

吕卿道:“那是因为,他们当时没有想要与我们动手的意思,故而没有施展出威力来。”

“哦……”鸡霸天憨憨的点了点头,“那咱们快走吧!”

二人正说着,忽见眼前多了一个人,这人穿着一身楚国的服饰,枣红色的脸,留着一缕山羊胡,正是楚仟循身边的那个扈从。

吕卿回头看了看,果然令有两三名扈从跟在他们的身后,与此同时,鸡霸天也察觉到了情况不对,立刻止住了脚步,喝问道:“干嘛?”

枣红脸的扈从道:“没什么,我家公子不想那颗大星的下落被旁人知晓,故而……”

吕卿苦笑一声,不等那人讲下去,便道:“故而想请我们两个回去喝茶?”

“哼!”鸡霸天用鼻子哼了一声,心道:“这吕卿还是太年轻了些,世间哪有那么多的好事,若想做的干干净净,不留后患,唯一的办法就是杀死对方,斩草除根。”

果见那人的手已安在了剑柄之上,嘴角挂着摄人的冷笑。

就在这时,盆地的上方又来了一队人马,显然也是看见了这边的异象,赶过来查看状况的,为首的也是一名年轻的男子,不过他看起来年岁虽是不大,却已长出了胡子。

两撇八字胡,身穿淡金色锦绣,腰间悬着一柄宝剑,不用看,这又不知是哪国的王宫贵胄。

只听这人冷笑道:“楚国的将军好气派啊!怎么?在这大庭广众之下,就想杀人吗?”

这人一开口,就带着一股北地的腔调,一听便知,这绝不是楚人。

既非楚人,也不是齐人,因为齐国贵胄并不穿他们这样的服饰,因此吕卿推断,来者不是秦人,就是魏人。

吕卿心下暗道:“听闻父亲说过,秦人善用剑,即便是王工贵胄,也是剑不离手,七年前,秦齐大战失败之后,秦国王室更是奋发图强,而此人的手指细腻,腰间佩剑挂的极为松散,一看就是装饰,而不是用来打仗的。由此判断,此人绝非经常使剑之人。且秦人多居于西北,风沙较大,因此面皮不该像此人这样细腻。由此可见,此人必是魏国人。”

因为这时的燕、赵两国实在太过弱小,早已被胡人赶出了中原九州,成了无家可归的游牧民族,故而吕卿并未多做考虑。尤其是燕国,据说还成为了北方胡国的附属国,依附于胡人之下,更是丢尽了中原人的脸。

只是齐国也从没有考虑过扩充边境,营救燕国,驱除胡人。

枣红脸的扈从见有他国的贵胄前来,自然不会当众动粗,且对方来意不明,实力不明,一旦贸然开战的话,只怕会对己方不利,当即抱拳道:“这位朋友说笑了,我们只是想请这位小兄弟,和他身边的那头鸡回去喝茶,并无害人之心。”

锦绣男子冷笑道:“有没有害人之心,那还用说吗?你不都写在脸上了吗?”

的确,无论是从一开始,还是到现在,枣红脸的扈从都很僵硬,他的表情确实可以用“杀人”来形容。

锦绣男子却是不怕,漫不经心的来到几人的近前,身后竟然跟着上百名的扈从。

最新小说: 弑神 食宿 大玄狱 老夫要入世了 玄幻之开局签到易筋经 十二时神 梦断仙踪 别装了你就是绝世高人 无敌从干掉主角开始 从小程序开始